雨溅林溪

日常沉迷瑟莱无法自拔^q^

【瑟莱】Atlantic

是个旧文改的圣诞小甜饼!学生党没空在圣诞当天发就提前发啦///
文笔辣鸡还请多多包涵xx
最后祝各位圣诞快乐——!

  正文:

  Chapter1.
  冬季的大街上人并不多。
  Thranduil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着。
  也许是在家宅了太久了吧,他原本熟悉的店铺大多已搬走。街东边那家服装店变成了鞋店,附近刚搬来的汉堡店还在装修……
  以及,一家没见过的咖啡店。
  这条街上几乎从没有过咖啡店。
  他眯起眼打量着,店名是Greenleaf,对于一家咖啡店来说算是特殊的名字了。
  不如进去看看吧。不知名的声音在心底响起。
  Thranduil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店里人不多,很冷清。不过除了他外还有一个顾客。
  是一位看上去怎么都不该出现在这里的彪形大汉。金发的服务员站在他身旁,脸上带着笑。
  那位似乎确实不是来喝咖啡的,猥琐的眼神一直在上下打量着身边的服务员。后者不知是没察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并没有过多的提防。
  在服务员转身的一霎,大汉站起身手向前探去。
  他想他可能需要做些什么。
  “抱歉,请问您…刚刚要干什么呢?”
  句尾的语调略微上扬。
  他玩味地看着手僵在半空中,一脸尴尬的骚扰者。
  前面的金发少年停下,转过身,有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场景,眼睛碧蓝而清澈。
  Thranduil发誓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如此美丽的眼睛。目光不由自主地被其吸引,片刻后才移开。
  “先生,请…放他走吧。他没有恶意的。”
  少时,少年垂下眼睑,低声道。
  Thranduil有些不可思议,这都还算没有恶意?抓住那人手腕的力度又大了几分,几乎将那人推出了门外。
  大汉踉跄了几下,随即狼狈不堪地消失在人群中。
  他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咖啡店里没有别的顾客了。过了一会儿,刚才的少年端着一杯咖啡坐到了他的面前。几缕金发散在白衬衫上。
  “刚刚的事…谢谢您了。”
  还冒着热气的咖啡被推到他的面前。少年嘴角的笑容如花。
  “冬天喝些咖啡,会很暖和的。”
  他轻抿一口,并不很苦的咖啡独有的气息在齿间荡漾开。
  Thranduil平时很少喝咖啡。这里的咖啡,意外的还不错。
  “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吗?”
  他侧头看向正专注地在满是蒸汽的窗户上涂划着什么的少年。金发在冬日微暖的阳光下闪着光。
  “啊,是的。小店里从来都冷清,不会忙不过来的。安静点,也挺好的。”
  少年转过头,眨着眼看着Thranduil。
  “你是新搬来的住户吗?我之前没见过你。”
  Thranduil有些尴尬地轻咳一声,果然他宅家的时间太长了么。
  杯中咖啡已尽。Thranduil正要付钱,被少年按住了放在钱包上的手。
  “今天的咖啡,就不用付钱了,算我请你的。”他俏皮一笑,“以及,我想送给你这个。”
  少年凑过来,在Thranduil脸颊上轻轻留下一吻。
  走出店门时他还有些发愣。
  刚才,那个少年做了什么…?
  唇瓣柔软的触感仿佛还留在脸上。
  他的脸庞发起烧来。连耳尖也烫的要命。
  等等,耳尖…?
   他后知后觉地摸向自己的耳尖。终于明白了今天为什么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他好像忘带假耳尖了。

  Chapter2.
  Thranduil天生有一对尖耳。但他并不是什么特别的种族,仅仅是普通人而已。
  不过尖耳总会招来别人的非议,出门时总还是要掩饰一下的。
  刚刚和少年交谈的一些细节在他脑海中闪过。
  那个少年的耳尖,好像有些不对劲呢。

  那天过后Thranduil有了一个新习惯。
  每天下午,都要去那家名叫GreenLeaf的咖啡店一趟。哪怕仅仅是坐会儿。
  咖啡店的装潢蛮古典的。倒跟少年活泼开朗的性格不是很符合。
  没有别的客人时,少年会坐下跟他聊会儿天。
  少年叫Legolas。很好听的名字。
  他们聊很多事情,不过Legolas鲜少提及他过去的事情。
  他天真得不像一个成年人,脑中总有很美好的幻想。
  那次Thranduil带他去一条市中心的繁华街道。他就像个孩子一样什么都好奇。
  临近圣诞节,街上已有了节日的气息。商铺里外挂满圣诞节的装饰品。
  “Thran,圣诞节时,还带我来这里好不好?我还想吃这种糖。”
  少年半倚在Thranduil身上,手中拿着半截拐杖糖在Thranduil眼前晃了晃。
  他揉了揉少年金黄色的脑袋,没有回答。
  有什么不可以的呢。他想。
  回家时夜色已深。Thranduil将Legolas送回了咖啡店。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人鱼吗?”
  关上店门时,少年没来由地问了一句。
  本已走下台阶的Thranduil一愣,很快转过身回答,
  “我相信。”
  他走回到店门前,开始讲述一段他认为无人知道的故事,
  “在我小时候,有次父母带我去海边玩。船翻了,我的父母葬身于海底。幸运的是,一条人鱼救了我。”
  少年的眼中带了些惶恐——在深黑的夜幕中没被任何人发觉,紧张地问,
  “那你…还记得那条人鱼的相貌吗?”
  Thranduil微微皱眉,摇了摇头,
  “那时我很恐惧,没怎么留意,不记得了。”
  少年如释重负地长出一口气,“明天见,Thranduil!”他逃跑似的迅速关上了门。
   Legolas今天是怎么了?Thranduil稍有些疑惑,不过他没有多想。
 
  Chapter3.
  大概是两三个月后吧,Legolas约他在海边见面,夜晚。
  Thranduil从小在这座沿海的小城长大,这周边的海域他都极熟悉。Legolas所说的那片海,在城市的西边。
  也是他幼时见到人鱼时的那片海。
  待他到海滩时,Legolas早已等候多时。
  他看到少年赤足站在沙滩上,在月光下像是神秘的剪影。
  “来了啊。”
  少年的声音很轻,空灵如来自天边。
  “这个世界上,人鱼确实是存在的。”
  “最初,人鱼生活在海中,人类在陆上生存,两不相干。有些人类发现过人鱼,不过被其他人类当成茶余饭后的谈资,一笑了之。”
  “有些人鱼渴望人类的生活,所以他们化作人形,混于人类当中。”
  “不过,所有的人鱼,每十年一度,将受到西方海神的呼唤,前往人鱼们的家园,那是人类无法前往的福地。”
  “我是人鱼。Thranduil,很抱歉欺骗了你很久。”
  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少年。他感受到少年因抽泣而微微颤抖的身躯。
  “没关系的。别哭了,乖。”
  一双大手从后方轻轻抹掉了Legolas脸上的泪。
  Legolas轻轻挣开身后的怀抱,解开所有发辫,一步步走向海边。
  少年直到海水淹到胸口处才停下,转身的一瞬金发扬起宛若神邸。
  他看见Legolas耳边和眼角处有反着光的细小鳞片,鱼尾在海水中若隐若现。
  他都快要怀疑这是否是一场梦境。
  月华为Legolas笼上一层神秘的面纱。他为他讲述人鱼的故事,关于那久远的年代。
  他掬一捧海水化作银笛为男人吹奏,而海浪为他伴奏。
  这绝对是Thranduil此生最难忘的场景。

  Chapter4.
  第二天下午时Thranduil发现那家名为Greenleaf的咖啡店关门了。门外贴上了转租的告示。
  他本想去找Legolas,却懊恼地发现无处可寻。因为他现在才发现似乎所有他与Legolas的联系都建立在这座咖啡店上。
  对了,昨晚Legolas似乎有提到一个地方…貌似是什么人鱼的家园?
  是了,Legolas一定是在那片海滩。

  等到Thranduil气喘吁吁地赶到那边时夜幕已经降临。
  夜空中难得的有几颗星星,星光下深蓝的海水中隐约有着人影。
  “Legolas?”
  他尝试着轻唤一声。海中的人微偏过头,漂亮的睫毛下眼睛灿若星辰。
  “我说过我要走了。”声音似叹息般微弱。
  “留下来,你可以留下来的。”
  少年的身体颤抖了一下,随即毅然决然地继续往深海游去。直到察觉到什么后又突然停下。
  “你别过来!”
  Thranduil听出了Legolas声音中的一丝犹豫,进而更坚定地又往前迈了一步。不管已浸到膝盖处的海水。
  Legolas索性将头埋进水中快速地向前游动,任凭咸涩的泪水化在海水之中。
  这样应该就能甩掉身后的人,他认为。
  但他错了。
 
  海水已淹到了Thranduil的脖子处。
  他承认当他看到他的小人鱼逃跑似地游向深海时确实是着急了。以至于没有看清脚下就迈出了一大步。
  海底的沙是起伏不平的。他就是那么倒霉地一脚踩进了凹陷的沙坑中。
  猝不及防地被海水淹没的Thranduil连呛了好几口水。想要退回刚刚落脚的地方却被表面波平浪静的海水下的暗流裹挟着向前。
  他有一瞬觉得自己可能再不会回到陆地上了。

  呼,自己应该跑的够远了。
  在距海滩极远的地方,“逃跑”的人鱼终于将头探出水面,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不过,似乎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远远的海面上不见了金发的男人。几分钟过去了都没有任何动静。
  Legolas开始意识到可能有什么事情发生了。
  他疯了似的往回游,在离海滩十几米远的地方找到了Thranduil。
  平日里很强壮的人现在看上去那样虚弱。一旁的人鱼快要哭成了泪人。
  对不起,Thranduil,我不该骗你。
  根本就没有什么人鱼的圣地,十年一度的朝圣更是无稽之谈。
  一切都是谎言。

  在十几年前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一只刚成年不久的小人鱼冒险来到近海游玩。
  他出神地望着远处宁静的小城,而这时他发现他身边来了一艘人类的船。
  刚开始他害怕地躲到水底,很快他发现这只是三个来海上游玩的人类。
  他突然想要接近他们。他游到船下,本想扒在船尾看看这三个人,却没有料到自己翻身时尾巴掀起的浪竟掀翻了那艘船。
  他呆呆地看着刚刚开心的三人瞬间变得惊慌失措。
  小人鱼现在才看出来船上是一家三口。在最后的时期父母将他们的孩子尽力地托到水面上然后无力地沉底。
  他想他可能已经无法弥补他的过错了。他所能做的只是将这个孩子安全地送回到海岸上。
  作为一条人鱼,他本不该靠近海滩的。
  不,他甚至都不该靠近这近海。
  如果不是这样,这惨剧也许就不会发生。
  他悲伤地低下头,躲在礁石后看着人们将刚刚他救上来的金发小男孩带回城市。
  那日的哭声他历历在目。

  一年前Legolas侥幸地来到这座小城,希望又不希望再见到那年的那个男孩。
  但有时候命运就是一个圈,你不想遇见谁你就偏会遇见谁。
  他再次遇见了他,爱上了他,失去了他。
  他轻轻吻住Thranduil,眼泪无声流下。

【尾声】
  圣诞节了,夜晚的街道上灯火通明。
  拥挤的人群中有两个金发的身影。
  那晚Legolas最终还是没有离开。他选择了留下,在所爱之人的身边。
  “看,Thranduil!这个玩偶好可爱!”
  少年两眼发光地指着一个鹿形的小毛绒玩具。一旁的男人宠溺地揉着他的头发。
  “你喜欢的话,就买下好了。”
  “这个,还有这个!我都要!”
  Legolas那夜得到了很多他想要的东西。
  当然,他们还买了好多好多拐杖糖。
  End.

【瑟莱】Atlantic

●私设人鱼的特征是尖耳,步伐轻盈,歌声动听
●写出来的跟想象的永远不一样
●Chapter5可以当个BE看,尾声是HE

  Chapter1.
  Thranduil推开一家咖啡馆的门,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
  拿出手机,看似是在玩手机,却不时抬起头打量咖啡店的摆设。
  比较古典的布置,顾客不算很多,全店服务生似乎只有一名金色长发的少年。
  看上去挺正常的。
  前几天,Thranduil在网上看到有人说这家咖啡馆里有人鱼,他决定亲自来看看。
  据说人鱼十分凶暴,极其危险。一旦遇到,要立刻抓捕处死。
  Thranduil对这些政府的话语嗤之以鼻。
  他有一个朋友,曾遇到过一只人鱼。
  朋友很害怕,向政府举报了。
  后来,那只人鱼就不见了。
  再后来,朋友也失踪了。
  想必是政府怕走漏风声,全部秘密处死,或是永远关在牢里了。
  Thranduil眯起眼睛,放下手机,继续观察店里的情况。
  目光扫到金发少年时,四目相对。
  那少年也在看他。
  Thranduil赶紧移开视线。
  不过过了一会儿,他又盯着少年纤细的腰,想象着那里捏起来手感会怎么样。
  这家咖啡店应该是没什么异常了。
  Thranduil点了一杯咖啡。
  抬起头正好看见少年转过身的一瞬。
  金发里隐藏的尖耳。

  Chapter2.
  走出咖啡店门时,Thranduil一直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下意识地往耳朵处摸去。
  操,今天忘了带假耳了。
  他天生有一对尖耳,但没有什么其他的异常——如果异于常人的俊美不算异常的话。
  姑且当成是基因突变吧。
  尖耳总会招来别人的非议,所以出门时需要掩饰一下。
  那个少年为什么会有尖耳呢。Thranduil一边走一边思考着。
  不过,他长得倒挺好看的。
  下一秒,Thranduil撞到了路边的电线杆上。
  靠,今天就不该出门。
  Thranduil低声咒骂着。
 
  Chapter3.
  Thranduil几乎每周都会去那家咖啡店。
  他得知了少年名叫Legolas。
  店是他开的,店中的服务员确实也就他一人。
  Legolas走路很轻盈,可以说是悄无声息。
  没有其他顾客时,Legolas会坐过来跟他聊聊天,就这样渐渐熟识了。
 
  一个傍晚,Thranduil发现咖啡杯底压着一张纸条。
  “明天下午5点,海边见。”
  Thranduil嘴角勾起一丝意味不明的微笑。

  Chapter4.
  虽然Thranduil提前5分钟到达了约好的地点,但显然Legolas比他来的还早。
  少年坐在沙滩上,轻轻哼着歌。
  Thranduil坐在他身旁,并未出声打断。
  歌声很小,但直达人心。
  “来了啊。”
  Legolas停下哼唱,像是自言自语般说着,面朝着大海。
  “我是人鱼,我想这一点你早就清楚。”
  “我曾有一位同族的朋友,她爱上了一位人类。她向他坦白了自己的种族,毫无疑问地看到了人类惊恐的眼神。”
  “那个人面上答应她不把她的种族说出去。但暗地里还是向政府举报了。最后,”
  Legolas嘲讽地笑了笑,
  “她死了。直到被政府发现时,被人们拖走时,甚至是死前,她仍爱着他。”
  “人类总是害怕未知的事物,哪怕知道它对他们毫无恶意。”
  “Thranduil,我知道你为什么来到我的咖啡店。”
  Legolas扭过头,一双蓝色的眼睛认真地盯着Thranduil,
  “但我信任你。”
  Thranduil试图切换这过于沉重的话题,
  “所以,你是把我当作爱人了吗?”
  他猛然靠近Legolas,顺手捏了一下Legolas的耳尖。
  少年敏感地呻吟出声。
  “哦,我明白了,”Thranduil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贴在Legolas耳边吹着气,
  “耳尖是敏感点,嗯?”
  Legolas转过身不去看Thranduil,耳尖却渐渐红了。
  一阵沉默。
“今天,我是来向你道别的。”
  Legolas开口了。不等Thranduil问及原因,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
  “你能找到咖啡店来,证明已经有人在怀疑我是人鱼了。”
  “我要离开。不知会在海中呆多久,也不知会在何地上岸。”
  “也许,我会是与你擦肩而过的路人,”
  Legolas面对着Thranduil,一字一句笃定地说,
  “但我相信,”
  “在某个地方,我们会再次相遇。”

  Chapter5.
  那天他们相对无言,坐了很久很久。
  Legolas真的走了,咖啡店门禁闭,贴上了出租的告示。
  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
  如亚特兰蒂斯,没于汪洋。

 
  【尾声】
  某年某月某城,Thranduil在街上毫无目的地走着。
  街道的尽头,未升起的太阳与黑夜交织着。
  一个人逆光站着,身影模糊。
  走近,少年笑得灿烂。
  “我说过,在某个地方,我们会再次相遇。”
  阳光下相拥。

【瑟莱】渔夫与金鱼

#鬼知道我在写什么系列#

  很久很久以前,并不是渔夫的Thranduil遇到了一只叫Legolas的金鱼。
  “放了我吧,我可以实现你的任何愿望。”
  “真的?”
  “真是。”
  小金鱼欢快地游走了。
  显然没有意识到它遇到了怎样的一个人。

  Legolas第一次被呼唤来时他觉得没什么。
  听到Thranduil说的要求后少年就翻起了白眼。
  正宗的死鱼眼。
  原来你是这样的Thranduil。
  再后来要求越来越奇怪了。
  诸如变成少年然后穿女装什么的。
  还有两回把他压在床上差点就摁着做了。
  终于,算是好脾气的金鱼炸毛了。
  “你这样子不怕我告诉我妈吗?”
  “你妈是谁?”
  “大海。一个海啸就足以淹死你的!”
  “我这么帅你舍得淹死我吗。”
  “……”

  Thranduil又一次呼唤Legolas。
  这次在海上。
  少年下身是鱼尾,手臂抓着小船边缘。
  “喂,有什么要求?最后一次。”
  每次都说是最后一次,结果下一次还是摇着尾【yǐ】巴就来了。
  废话,要不你找条不摇着尾巴游的鱼啊。
  Thranduil俯身,贴在Legolas的尖耳边暧昧地说:
  “我要上你。”
  “以及,我爱你。”

  在这之后的几天Thranduil再没叫过Legolas来。
  因为Legolas在他家床上好几天没能下床。

【瑟莱】Christmas

  Chapter1.
  每个圣诞节,Thranduil和Legolas都不在家,互相也不询问原因。
  原因可能只是那一天是Legolas母亲的祭日。
  13岁那年,是Legolas第一次留意到父亲在圣诞节那天脸上的严肃,也是Thranduil最后一次留在家里过圣诞节。
  “Ada,圣诞快乐!”
  Legolas身形已逐渐像个少年,却仍然小孩子似的从背后抱住了父亲。
  “圣诞快乐。”
  Thranduil勉强地笑笑,不再言语。
  14岁起,Thranduil在圣诞节时总会莫名地离家,只在桌子上留一张纸条。
  后来连纸条也不留了。
  有一次,好奇的Legolas偷偷跑出家门,在家附近的一片小树林发现了父亲。
  他躲在树后,隐隐约约看见父亲的身影,跪在林中的草地上,低声呢喃着什么。
  联想起这一天是母亲的祭日,Legolas推断父亲是在跟逝去的母亲说话。
  没什么,这再正常不过了。你有什么理由去阻止一个丈夫去纪念死去的妻子?
  而且,除了那一天,Ada还是那个只对你温柔的Ada。
  尽管这样安慰自己,Legolas还是控制不住地去想父亲以前与母亲的恩爱。
  为什么会有点心痛。
  小时候,高大英俊的Thranduil是Legolas的偶像。
  现在,Legolas突然意识到,他对父亲的爱有点超出了亲情。
  意识到这份感情后,Legolas选择逃避,逃避空荡荡的房子,和悖德的感情。
  圣诞节,Legolas总出去跟朋友们聚会,深夜才回家。
  Thranduil也从未阻止过。

  从小陪伴Legolas的是Thranduil。
  他看着Legolas从一个小不点长成如白杨树般挺拔的少年;看着Legolas从只黏着自己到拥有许多同龄的朋友。
  Thranduil不知道何时起,他对Legolas开始有了占有欲。
  他尽力避免和少年的接触,害怕眼底的狂热被发现。
  他曾对妻子承诺,会好好抚养Legolas。
  而每年妻子的祭日,他总在忏悔——为那不该有的感情。
  Thranduil甚至没有发现躲在一边的Legolas。

  Chapter2.
  18岁,真正意义上的成年。
  在成年礼上,Thranduil也仅仅是露了个面,就不知去哪里了。
  又是圣诞节,Legolas喝得醉醺醺才回家。
  “喂,开门……”
  明知道没有人在家。
  Legolas懒懒地倚在门上,门却突然开了。
  是Thranduil。
  Legolas有点意外,身子却由于惯性向后倒去,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中。
  “Ada……”
  Legolas转过身,双手环住父亲的脖子耍着酒疯。
  “别闹。”
  Thranduil皱眉,两人间的距离有点太近了。
  伸手推开Legolas的头,半拖着他回到他自己的卧室。
  “好好休息。”
  Thranduil将Legolas放到床上,便关门出去了。
  Legolas揉揉眼,适应屋内的黑暗后,摸索到门边,打开门想要出去。左手不小心碰掉了门边柜台上放置的一枚绿叶形状的胸针。
  Thranduil在喝酒。
  Legolas凑上前去,拿起一杯红酒就喝,一部分红酒流到脖颈处,沾湿了衣裳。
  “Legolas,你可不能再喝了。”
  Thranduil站起来,足足比Legolas高了一个头。
  “Adar…不来陪陪我么……”
  Legolas双手搭上Thranduil的肩膀,踮起脚尖,抬头看着Thranduil,眼神迷离。
  红酒的香气使人迷醉。
  绿叶,他的绿叶现在就在他面前。
  鬼使神差地,Thranduil低下头吻住了少年的唇。
  少年并未抗拒,闭着眼接受了这个吻。
  一吻结束,Legolas喘着气,耳尖已有点发红。
  Thranduil一手禁锢住Legolas的腰,另一只手开始解少年衬衫的扣子。
  锁骨暴露在冰凉的空气中。
  Legolas猛睁开眼,意识似乎清醒了,慌忙推开Thranduil。
  Thranduil退后一步,很快也冷静下来。眼睛微眯,打量着Legolas,看他下一步会怎么做。
  他安静地看着少年如受惊的野兔般推开门跑了出去。
  门被嘭的一声关上。

  Thranduil想了想还是追了出去。
  很快,在树林中的草坪上发现了已经睡着了的Legolas。
  少年脸上仍泛着醉酒的红晕。
  Thranduil叹了口气,重新扣好Legolas衬衫上的纽扣。以公主抱的姿势将他抱了回去。
  细心地给少年盖好被子,在额头上轻轻印下一吻。
  晚安。

  Chapter3.
  Legolas醒来时是在自己卧室的床上。
  外面阳光明媚,差不多9点了。
  伸个懒腰,掀开被子坐起来,习惯性地环顾四周。睡眼朦胧间,Legolas看见了地上的胸针。
  昨晚的记忆翻涌上心头。
  Legolas双手捂住脸庞。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还怎样去面对他的Ada。
  他决定离开。
  收拾好行李。Legolas最后回望着家里的摆设。
  恍惚间仿佛回到了幼年时光。
  再见,Ada。
  Legolas在心中轻轻地说道。
  现实中还是不辞而别。

  Thranduil下班回家后,Legolas已经离开了。
  只在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
  “Ada,我要走了。”
  连一句再见都没有说。
  纸上被修正带涂掉了一句话,看不见写了什么。

  Chapter4.
  没想到Legolas一走就是3年。
  Thranduil的生活照常继续下去,像是Legolas从未来过。
  Legolas卧室里的东西原样摆放着,只是蒙了尘。
 
  某一年的圣诞节,Thranduil穿上黑色风衣,打算出门走走。
  转动门把手时无意向窗外瞟了一眼,门前的雪地中竟堆放着一个雪人。
  也许是隔壁的小孩子堆的吧。
  Thranduil没太把雪人当回事。
  推门出去,外面仍在纷纷扬扬下着雪。
  正要绕过雪人,从雪人背后忽然窜出来一个人影。还没等他看清是谁就抱住了他。
  那人身形像个少年。金发随意地散乱在肩头,蓝眼睛漂亮极了,笑容灿烂,如同一只欢快的小鹿。
  “Ada,Merry Christmas!”
  
  End.

《画》(5)【完结章】

这一章感觉严重ooc!!!
一言不合就自杀的叶子,还有瑟王说的那段话,第四章和第五章是以前写的所以长一些但剧情也比较牵强。【捂脸
以及忘说了是个BE!!!
————————————————————————————————————————————————————
  Chapter5.
  从那天后Legolas再也没有拜访过Thranduil的家,Thranduil也没再见到Legolas阳光的笑脸。
  白天,屋里温暖的阳光嘲讽他的寂寞。
  从不看报的Thranduil看起了报纸,只是抱着试试看的心理,想着是否能再报纸上看见那人的脸。
  一周后Thranduil在报上看见了一段他最不想看到的文字。
  密林城一名著名的医生被发现在家中死亡,观察现场可以断定为自杀,自杀理由不明。
  文字一旁赫然是Legolas明朗的笑脸。
  泪水打湿报纸,水迹肆意晕染。
 
  晴朗春天,早上,墓园。
  Thranduil停在一处新立的墓碑前,墓碑上只是清淡地写着Legolas的名字来谨记这个活泼开朗的生命。碑旁白花盛开,如他本人。墓碑不起眼的角落,是别人模仿Legolas笔迹刻上的一行字——字迹虽熟悉,却少了那一份纯真与清秀——上面的话,据说是Legolas的遗言,写在他桌上的本子上。
  不要爱上你注定无法触及的人,至死,他也不曾爱过你。
  Thranduil内心抽痛着,突然回忆起Legolas以前看似开玩笑的一句话:
  “你从来都不曾画过我啊。”
  轻轻放下手中象征着纯净的白花,从身后背包抽出一张画卷。完全展开画卷后,竟是幅人的画像,画像中Legolas的笑容亮得有点刺眼。那幅画,与Legolas一样高低。
  这是一次,他们一起去海边时,回去后,Thranduil每天抽空画的。
  画上的Legolas悠闲地倚着栏杆,认真地看着面前波澜壮阔的大海,看上去像是在轻轻唱着歌,歌声引来只只海鸥在他身边环绕着飞啊飞。
  “Legolas,你不知道吧,你一定不知道啊,我每天早晨描绘的画,画的是你呢。”Thranduil凝视着眼前的画卷——或者说是画卷上的人,喃喃自语。
   “Legolas,你问我,为什么从来不画你。因为画像上的人,是永远比不上真人的啊。”
  Thranduil自嘲地笑了笑。
  “到最后,还是我自己,毁掉我的挚爱。失去最不想失去的一切。”
  “Legolas,是我太过自私。我只是不想让这样的感情毁了你。”
  “对不起,”
  “对不起,”
  “对不起……”
  声音小了下去,埋没在眼泪中。
  Thranduil收起画卷,紧紧拥着那幅画,眼角泪水滑落,滴湿了画上人的清澈蓝瞳。
  Thranduil把画卷放到墓碑前,手抚胸前,颔首行礼,转身离开墓园。
  身后墓碑处缓缓浮现出虚幻的人影,金发依旧耀眼。
  他仿佛拿起珍宝似的拿起那幅画,展开又收起,抱在胸前,笑容愈发灿烂。逐渐化为点点金黄星光,消散在空气中。
  画掉落在地。微风吹起。墓园安静如常。
———————————————————————The  End————————————————————————

《画》(4)

剧情特生硬我也不想说啥了。
————————————————————————————————————————————————————
  Chapter4.
  阳光明媚的上午,Legolas像往常一样拜访Thranduil家。
  “嘿,Thranduil,是我啦!”Legolas轻轻地敲敲门,像只小兔子一样乖巧地站在门外,等待着门开和门后那张面孔。
  门后的Thranduil如Legolas所料般,是一如既往地冰冷。
  “进来吧。”简短的回复。Thranduil回到他的画架前,坐下来似乎是在描绘窗外风景。
  虽然已经来过Thranduil家中好几次,但每次Legolas都像第一次来似的把每个房间都看一遍。
  Thranduil的家总是干净而整洁,什么画家总是脏乱地堆放着画具的话完全不适用于他——Thranduil的轻度洁癖让他每天画12个小时后,另外12个小时常在重新把拿出的画具收拾好。
  Legolas在Thranduil身边坐下,凑过去想看Thranduil在画什么时,Thranduil却毅然盖上了画布。
  Legolas嘟起嘴瞪着Thranduil,正欲抱怨,又响起一阵敲门声。
  Thranduil起身去开门。是来请Thranduil画像的客人。
  客人在Thranduil面前坐定,Thranduil开始绘画。
  “真棒啊,Thranduil你每次画的都这么逼真。”Legolas坐在一旁观看,连连称赞,Thranduil画的人总比真人生动似的,活灵活现。
  “Legolas,跟你说了多少遍,在我作画时不要说话。”Thranduil微微皱眉,身边人吹在耳朵边的气让他手微微一抖,颜料差点从颜料盘中溢出。
  “好啦好啦我不说了。”Legolas撇撇嘴,手撑着下巴继续看着。阳光正好,Legolas微微仰头,心想。
  “旁边的是你儿子吧,你们之间可真亲密。”客人起身时随意地对Thranduil说,脸上挂着微笑,“我过几天再来取画像。”
  “那只是我的朋友。”Thranduil略觉有点尴尬,他和Legolas总被人说是父子,不过他们之间确实有点相像——柔顺的金色长发和同样美丽的蓝眼睛。
  “抱歉啊,但你们真的长得很像。”
  客人礼貌地告退,屋内只剩下Thranduil和Legolas一起收拾着画具,画具重新被摆放整齐后,两人就坐在那里,相对无言。
  “我说,医生先生,我并没有什么病,需要您在这里待着吧?”Thranduil先开口道。
  “有,”Legolas一脸严肃地对着Thranduil说,“洁癖。”
  “滚。”
  “那个,Thranduil,我有正事要说的。”Legolas语气正经起来,凑近Thranduil,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Thranduil,我喜欢你。”两簇金丝暧昧地交缠在一起,Legolas的脸上泛起红晕。
  “你在开玩笑吗。”明明是疑问句,却是肯定句的语气。Thranduil努力克制住颤抖的心,用平静的语气试探着询问。
  “我没有。”Legolas大胆地用脸蹭着Thranduil的脸颊,一只手用指尖缠着Thranduil的金发。
  “Legolas,我只把你当朋友,我们也只能是朋友。”Thranduil狠了狠心,欲用谎言掩盖内心泛起的涟漪。
  “不,不可能的。你在说谎。”Legolas不打算这么简单地放弃,他不死心,更加贴紧了Thranduil。
  “你这样,只令我感到恶心。”Thranduil呼吸变得急促起来,Legolas这样的姿势让他感到心跳加速。他推开Legolas,违心地说出了最伤害Legolas的谎言。
  “我,令你感到恶心是吗。”Legolas一脸的不可置信,只觉得心里痛极了,“果然啊,我还是比不上你的亡妻啊。”Legolas神情落寞,脸上挂着一丝讽刺的微笑。
  不,不是这样的,Legolas。Thranduil开口想要辩解,却没能说出口,只能望着Legolas离去的背影,大门被关上,阳光照在Thranduil的画上的人的金发上,闪闪发光。
  TBC.

《画》(3)

中间本来有一章过渡章我懒得写了,可能节奏会有点快x
————————————————————————————————————————————————————
  Chapter.3
  不久后,Legolas就听说了Thranduil妻子的死讯,抢救无效。
  他不禁觉得很惋惜,嫁给那个人,应该是幸福的吧。在度蜜月中死去,未免太过残酷了。
  Legolas渐渐发现Thranduil算不上高冷,只是慢热。不过谁会一直厚着脸皮去跟一座冰山搭话啊?
  这样做的似乎只有Legolas一个人了。
  Legolas对Thranduil隐瞒了在桥上的相遇,他也不知道为何要去隐瞒。
  两人的关系越来越好,不过挑起对话的人永远是Legolas。
  突然有一天,Legolas提出想去看海,和Thranduil一起。
  Thranduil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微笑着应允。
  中土的海可不止那次在夏尔见到的那一片。Thranduil应该不会再去那里吧。Legolas期盼着,和Thranduil一起再去他和他亡妻曾去过的地方,总觉得怪怪的。
  Legolas不得不承认,他喜欢Thranduil。不知从何时开始的。
  Thranduil从没有承认,他很喜欢Legolas的阳光开朗,喜欢这个少年的一切。
  大巴车在夏尔飞速行驶着,熟悉的白色大桥进入视线。
  Thranduil不会真的又选在这里的吧?Legolas抹了一把额头上根本不存在的汗。
  车停了。就是这里。
  有一点触景生情。Thranduil一定还在怀念他的妻子吧。自己,果然是不可能的。
  “Legolas,到了。”
  Thranduil打开Legolas那一侧的车门,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倚在栏杆边观海。Legolas侧过脸,看见Thranduil闭着眼感受着海风。
  “你也很喜欢大海吗?”
  言语没经过大脑就脱口而出。
  “嗯。”
  一阵沉默。
  到桥边时是傍晚。夕阳的金红色洒在海面上,也落在Legolas身上,金发显得熠熠生辉。
  Thranduil退到一边,静静地望着Legolas。此时少年正出神地看着大海,轻声吟唱着歌儿。完全没察觉到Thranduil的动作。
  几只海鸥从天与海的尽头飞来,身影逐渐清晰,像是被Legolas吸引,全飞到了他的身边。
  “哈,Thranduil,快看!是海鸥诶!”
  Legolas笑着招架着那些海鸥,有些瘦弱的身影快被海鸥们挡住,脸上的笑容似是能融化千年的冰雪。
  真美啊。Thranduil轻轻勾起了嘴角,眼睛专注地盯着Legolas,仿佛要用眼睛将这景象印到脑海中。
  金色的夕阳将要落下,天空愈发地湛蓝。少年的笑声似银铃般撒了一串。
  人与海鸥融成一幅绝美的画卷。
  TBC.

《画》(2)

尴尬的对话写的我都尴尬了。
不知道心理医生的办公室是不是在医院里也不知道心理医生到底闲不闲,反正就这么写了orz
设定可能跟现实会有出入就当bug吧。
————————————————————————————————————————————————————
  Chapter2.
  实习回来后,Legolas的生活再次恢复正常,大海仍是在遥远的地方。
  上午8点,Legolas急匆匆地跑进医院。
  一个金色的影子从视野里闪过。Legolas放慢速度,望向那边,发现对方也在看着他。
  正是那天大桥上的那个人。
  Legolas一愣,赶紧回过头,继续往前走。
  办公室在4楼,Legolas边走边思考着,那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医院里。
  心理医生在上班时比较悠闲一些。今天没什么预约的人,Legolas决定在医院里走走。
  医院里每天会有患者死去,也会有新生命出生。
  金发的人仍然坐在那里,低着头,看不见表情。
  “那边那个人,怎么了啊?”
  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Legolas拍了拍一位一直在盯着那人看的护士。
  “哦?他啊,他的妻子出了车祸,在手术室抢救呢。”护士回过神来,“听说是在度蜜月期间出的事,真是可惜。”
  度蜜月?看来就是在夏尔那时候了。Legolas思忖着。
  “不过,他真的好帅啊!”
  无奈地看看花痴中的护士,Legolas突然想要和他聊聊。
  “这位先生,请问怎么称呼?”
  “Thranduil.”
  刚听到声音抬起头的Thranduil起初表情有一点惊讶,很快又恢复平静。
  Legolas皱皱眉。妻子正在抢救,还这么冷静,真是不正常。
  “你问这个干什么?”
  冷冽的声线。眼神中透露着警惕。
  “没什么,”Legolas微笑着,“只是看你低着头,太安静,跟这里的其他人反差很大,问问罢了。”
  “我是Legolas,一名心理医生,交个朋友吧?”
  “嗯。”
  冷场了。Legolas感觉空气都凝固了。果然跟高冷的人搭话通常没什么好结果。
  是时候该结束这场对话了。
  Legolas起身向楼梯的方向走去,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来。
  “Thranduil先生,能留一下电话号码么?”
  “我为什么要给一位心理医生留电话号码?”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留了。那张冰冷而俊美的脸终于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后来,再回想起这次的相遇时,Legolas觉得尴尬的气息都快溢出来了。
  TBC.

《画》(1)

发现少了点东西手贱点了删除orz
是个本来早就写完了的两章小短篇,觉得可以扩充到六章却一直搁置着没写。感觉再拖就真的是坑了啊就赶紧写完了orz日常什么的写不好就去掉了一章所以是五章√
略ooc慎入。
————————————————————————————————————————————————————
  Chapter1.
  Legolas,一名心理医生,就职于密林城中心的医院。
  密林城生态环境在整个中土算得上是前几名。原先这里是大片的森林,如今山毛榉、橡树仍在城市中生长。城市外围河流环绕,长湖镇就在不远处。
  但这座城并不临海。
  Legolas一直希望能见到大海。他从小在这座城中长大,最喜爱的地方便是山毛榉树林,心中却对未知的大海充满着渴望。
  这几天,他终于有机会见到大海了。

  “Legolas,别发呆了,该出发了!”Tauriel推开房门,大大咧咧地走了进来。
  “Tauriel,你都不怕你进来时我在换衣服吗?”Legolas无奈地看了看自己从小的朋友,一如既往的女汉子性格啊。
  “据我所知没有人换衣服会换20分钟,按平常判断,你肯定是在发呆。”Tauriel一幅“我就知道”的神情,“好了好了,不跟你多说了。今天是要去夏尔那里实习,再不出去的话就得步行去了。”
  Legolas背上包,跟Tauriel走了出去。

夏尔是中土西北方的一座小城,风景优美,人们自给自足,生活富足美好,法规自成一套,也一直没怎么受外界的打扰。而夏尔的西方就是一望无际的大海。
  Legolas坐在车上,出神地望着窗外。
  今天是个好天气,春天,不冷不热,温暖宜人。天空如蓝色画卷无尽地展开。
  夏尔真是个美丽的地方。
  “看!大海!Legolas,大海!”Tauriel用力摇着Legolas的肩膀,激动地指着窗外。
  车正行驶在跨海的大桥上,窗外碧海蓝天。
  Legolas目不转睛地盯着窗外的海,纯净的天蓝眸中映出海的深邃。Legolas深吸一口气,海风带着海的咸味扑鼻而来。
  大桥的栏杆是洁白的,一如天上的白云。游人并不很多,安安静静。
  海似倒映了天空,却深邃许多。海鸥盘旋鸣叫着,像吟着送给大海的赞歌。
  车快行驶到桥的末端。Legolas突然看见一抹金发出现在眼前。那人金发如瀑般散在肩头,手搭在旁边妻子的肩上,倚在栏杆上,遥望着远方的海。从Legolas的角度望去,海上的海鸥像是盘旋在两人周围。一幅和谐的画面。
  金发在夕阳下总是格外亮眼。
  “真美啊。”Legolas低声呢喃着,不知是说海景还是刚刚两人依偎的画面。
  不知怎的,Legolas想再看一眼那金发的人。回头望去却只有模糊的背影。车驶离大桥。
  “别看了,Legolas,海已经过去了。”Tauriel似是安慰地拍拍还望着窗外的好友。
  海鸥仍不知疲倦地在海边飞翔。
  TBC.

这er林溪,叫我蓝羽也可以x
平日可能会写一些瑟莱的小短篇或是别的x
请多指教o(〃'▽'〃)o